Tag Archives: 第二人生

以網絡考古學展示現今社會運動

網絡考古學(cyber-archaeology), 以網絡為平台重新搭建出一個展示遠古社會的虛擬模型, 並使線上訪客得以在他們的個人電腦中以「第二人生」(注1)的方式體驗古代生活。然而,此科技除了可給予網家一個仿古體驗外, 亦可被應用於現今的社會運動中。如薩帕塔(注2)曾巧妙運用此科技於其在抗議殖民地鎮壓的運動之中。 可見這項科技已不再局限於考古的層面, 更可應用以幫助今日的社會運動發展。 研究指出, 使用網絡考古學的科技可克服在網絡進行社會研究的比例及複雜性問題, 令虛擬社會的研究得以廣泛及縱向地展出。  此分析以社會運動理論(social movement theory)的觀點為引導,  並使用自動化的技術搜集及分類在社會運動中一些具有重要性的文化網絡文物(cultural cyber-artifacts), 進行跨越多個相關虛擬社區的分析。   學者配合廣泛的真實個案研究以論證此研究框架的效力, 並為此建讓的評價方法提供一個更詳細的實例分析。 現今網絡發展全面, 資料發達, 應用網絡考古學的技術建立模擬框架應可成為現今社會運動的新發展路向。 (注1) 「第二人生」(second life)- 是一個基於互聯網的虛擬世界。用戶,在遊戲裡叫做”居民”,可以透過可運動的虛擬化身互相交互。這套程式還在一個通常的元宇宙的基礎上提供了一個高層次的社交網絡服務。居民們可以四處逛逛,會碰到其他的居民,社交,參加個人或集體活動,製造和相互交易虛擬財產和服務。 (注2)薩帕塔(Zapatista)- 身為主要活動於Chiapas省內的一群墨西哥革命運動者 Sources- 1. Zimber, D. D., Chen, H. H,. & Abbasi, A. A.(2010).  A Cyber-archaeology Approach t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esearch Updates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人們參與社交支援群組的成因

最近有研究嘗試找出人們為何在虛擬人生 (Second Life) 中參與各種社交支援群組的成因。 該次研究一共訪問了二十三名參與了戒酒和癌症照顧者的社交支援群組,訪問問題包括以下三大範疇:一、受訪者對社交支援群組的滿意程度,以及有什麼原因會影響他們的滿意程度;二、那些行為對他們來說是最有幫助的,相反,又有那些行為提供最少的幫助;三、參與者在團體中的關係,以及他們最驚訝可以得到的幫助是什麼。 結果發現,被訪問的團體之反應,正正顯示出他們參與社交支援群組的成因。第一、在網絡上,他們使用匿名,而同時間他們幾乎是完全同步通信的;第二、他們在網絡中用可視化的代表性頭象;第三、他們在網絡上所用的時間和受到虛擬空間的影響成正比。 以上各種因素也影響了他們於群組之間建立的關係,從而發展成現今的社交支援群組。 參考資料︰ Green-Hamann, S., Campbell Eichhorn, K., & Sherblom, J. C. (2011). An Exploration of Why People Participate in Second Life Social Support Groups. Journal of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 16(4), pp.465-491.

Posted in Research Updates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