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認知

為什麼問「為什麼」要小心?

「為什麼」是一個很常用的詞,例如我們很多時會問人︰「你為什麼這樣做?」但當我們有事相求時,在和對方溝通的時候就要小心用「為什麼」了。 美國一項關於交談的分析指出,請求別人時問「為什麼」是把雙刃劍。若該問題能帶出問者和答者的認知有差異,答者就有機會能協助問者了解他之前不知道的事。可是,若問題是把一些認知強加於請求的事情上,帶有不合常理的立場,便不適合發問,或是問了就不能擔保有好結果了。一些有「為什麼」字眼的說話,如對請求的事情或被請求者帶挑戰性,通常都滲有抱怨、批評、怪責的意味。 問別人「為什麼」前,為免引起對方不悅,便要想清楚才問了。最好問的是謙虛的請教,避免令對方感到在挑戰自己。 資料來源︰ Bolden, G. 且, & Robinson, J. D. (2011). Soliciting Accounts With Why-Interrogatives in Conversation. Journal 0/ Communication, 61(1), 94-119.

Posted in Research Updates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明辨真相—政治認知效能

各大傳媒各有政治取向,並非所有報道都能做到不偏不倚,然而受眾對事件的認知和判斷會因而受到影響嗎? 此研究創立了一個新指標︰政治認知效能,Epistemic Political Efficacy (EPE),量度一個人在政治上認清真相的能力。EPE的量度已證實是可靠有效的。此實驗測試了被動、中性但所述事實有矛盾的報道對受眾的影響,發現若該爭議性話題涉及受眾的利益,中性報道對受眾之EPE的影響亦會不同。而EPE會影響對政治之理解、觀點的形成、對資訊的尋求等。 媒體報道有矛盾、有爭議性,會影響公眾的政治認知。在這資訊爆炸的年代,各式各樣的資訊真假難辨、各執一詞時,人們得有良好的EPE才能明辨是非了。 Reference: Pingree, R. J. (2011). Effects of Unresolved Factual Disputes in the News on EpistemicPolitical Efficacy. Journal 0/ Communication, 61(1), 22-47.

Posted in Research Updates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