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辭:陳兆愷 – 榮譽法學博士

贊辭由Dr. Claire WILSON撰寫和宣讀,劉康龍博士翻譯

陳兆愷法官畢生致力改善社會,造福社群。身為法官,他公正無私、思維縝密、明察秋毫,同時也是一位謙謙君子。陳法官在司法和公共領域耕耘多年,碩果累累,有幸得以與他共事之諸君均對其成就素為仰慕,奉為楷模。

陳兆愷法官忠誠履行公職,一心為公,令人欽佩。他服務香港,貢獻斐然,亦為樹仁大學做出無私奉獻,令我們深懷感激。對於樹仁大學而言,陳法官並不陌生,他曾多次受邀擔任講座嘉賓。陳法官曾向樹仁大學捐贈五件法袍,展藏於大學圖書館,大家或早已目睹其風采。當被問到為何作此捐贈,陳法官坦言,「法袍有其最佳去處,希望能激勵就讀於樹仁大學的新一代法學學生。」

陳兆愷法官於1948年在香港出生,深具愛國情懷和公共精神,忠誠不渝乃其優秀品質。陳法官在香港接受教育,先後就讀於香港華仁書院和香港大學,1974年獲頒法學學士學位,翌年獲法學專業證書。

回顧早年剛剛入讀香港大學的那段時光,陳法官熱切地談到為了追求夢想,在法律學習上精益求精,需要克服的種種挑戰。憑藉專注的精神和堅韌的衝勁,他很快便精通掌握了法律這門學問。作為一位出色的法律學者,陳兆愷法官後來被一位教授親切地稱為「Lord Denning」(英國大法官丹寧男爵)。雖然此暱稱是對他學習成就一種認可與鼓勵,但讚美之情溢於言表,預示著這個年輕學者的光明未來。

回顧當年初涉職場,陳法官並未直接從事司法工作。他首先擔任見習律師,開啟了自己的法律生涯,這份工作是他日後走上一名優秀事務律師道路的開端。然而,對法律和法庭的憧憬,驅使他另覓蹊徑,砥礪前行。工作數月後,他便放棄實習律師的工作,而師從余叔韶先生,致力實現自己的抱負。從一開始,他的實習大律師導師余叔韶先生便告訴他:「我無法教你法律,你必須自己尋找答案。」因此,陳兆愷很快便顯示出他足智多謀,善於解決問題的過人才能。陳法官回憶道,余先生分享給他最寶貴的智慧便是「開卷有益」。其後十年,陳兆愷的事業一片坦途,蒸蒸日上。余叔韶先生實事求是,以身作則,在其悉心指導下,陳兆愷得到鼎力支持和充分信任,逐漸在法律實踐中形成自己一套嚴謹、系統的方法。

1976年,陳兆愷獲得香港大律師執業資格。他卓絕的專業能力亦享譽海外,2001年他獲英國內殿法學協會頒授名譽監督銜。

上世紀80年代,許多與陳法官共事的大律師,也是他親密的同事,相繼離開香港移居海外。他們也極力勸說陳法官一同離開。再三考慮後,他擔心一旦這群訓練有素的律師離開後,香港的一切將蕩然無存。即使身邊的人都已相繼離開,基於對法治的信念,對香港的忠誠,陳法官堅守了下來。這個決定惠及今天香港社會的各個領域。

1987年,他獲當時的首席按察司(現稱首席法官)羅弼時爵士委任為地方法院法官。此後,他便迅速獲得升遷。1991年至1992年,他擔任最高法院副經歷司;1992年至1997年任高等法院法官;1997年獲委任為高等法院的首席法官,成為首位晉升該職務的本地畢業生;2000年,他獲委任終審法院常任法官;2013年,他擔任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為表彰其對司法的傑出服務,陳法官獲香港大律師公會頒發終身榮譽會員。2013年,他榮獲香港特區政府大紫荊勳章。

陳兆愷法官因實施多項重要措施而聞名,他大力推廣香港法制的雙語應用,推動本港地方法院及高等法院相繼採納中文。在終審法院,對於處理用中文書寫遞交的案件,陳法官的角色舉足輕重。此外,陳法官還發起內地法律學者和司法人員實習計畫。他孜孜不倦,為促進香港和大陸的法律教育貢獻自己的力量。自2013年起,陳法官籌劃課程並親自授課,幫助內地的大學生和研究生研習普通法和香港基本法。截至2017年9月,陳法官一直擔任香港法律教育及培訓常設委員會主席一職。

陳兆愷法官的傑出成就已得到香港高等教育界的廣泛認同。他獲香港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頒授榮譽院士銜,亦獲香港城市大學及香港大學頒授榮譽法學博士學位。

陳兆愷法官是一位忠於香港的好公民,是香港社會的棟樑,是引領大家追求正義和公平的典範。副校監,我謹恭請閣下頒授榮譽法學博士學位予陳兆愷法官。